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龙 女

生活 千姿百态

 
 
 

日志

 
 

(原创) 我的丫头十八岁了  

2017-10-16 13:41:12|  分类: 关于小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是十月十六号,再过四天,也就是十月二十号,就是我丫头十八年前出生的日子,——怎么也得记录一下的。

 

记得丫头出生才四个月的时候,我就回单位上班了。

在上班期间,大冬天的,和同事一起去巡路,居然在距离胡杨林不远的白雪皑皑的戈壁滩上,看到一户蒙古包里刚满月的婴儿,喂养的胖嘟嘟的。我便问:每天就喂奶吗?那户女主人回答:我的奶不够,羊奶也喂,有时候也喂点羊肉粥的汤,娃娃体质好,不感冒。

我像取了真经一样,赶紧回家效仿。但我丫头出生这四个月,几乎是喝牛奶的,猛不丁喂羊肉粥,怕她嫩芽芽的小胃承受不了。于是,我先将肉质松软的鸡脯肉切成细碎的丁,少量的,和大米一起熬粥,再稍微放点盐。也许是丫头一直喝牛奶,口味寡淡了,一小勺鸡肉粥汤喂到嘴里(肉丁和米粒还不敢喂,怕卡着),立马手舞足蹈起来,不停的扑腾着要凑到碗跟前来。不过,初次消化荤腥,总还是担心她会肠胃不适,就麻烦了。于是,每次也只少量的喂一点儿肉粥汤。可是,这荤腥的粥汤喂过,却招惹出了新问题,——丫头不好好喝牛奶了,甚至还黑豆眼眨巴眨巴的看着我故意吐奶。再喂给荤腥的粥汤,就又手舞足蹈起来了。好在,喂了一个礼拜的鸡肉粥汤,丫头并没有出现不适状况,于是,再开始将羊肉切成细碎的丁,和大米一起熬。再到后来,就能将纯的羊肉汤适当的喂点儿了,甚至,还能将羊肉嚼烂,像母鸽喂养雏鸽一样,嘴对嘴的喂给丫头。于是,大多时候,丫头只要看见我的嘴动,就赶紧张着小嘴等着了。

也正是把丫头当蒙古人家的孩子一样喂养,所以我家丫头身体倍儿棒,在两岁之前,除了打预防针,就从来没有打过其他针,也没有吃过任何药,算是给我省了好多事儿呢。

 

 

也许,正因为我家丫头从小喂肉汤的缘故,丫头的小胳膊小腿儿很硬棒,到八个月的时候,就开始扶着家具学走路,八个半月的时候,就能放开手脚,跟着大人的屁股后面到处乱跑了。

可是,到了能乱跑的阶段,这才是让大人更费心的时候哦。一不留神,丫头就爬到茶几上站着了,或者爬到电视柜上站着,也或者爬到沙发的靠背上高高的站着……,每每总是让人惊魂失措的高难度的危险动作,我都不搞清楚她是怎么爬上去的。但最最危险的一次,她居然踩着小板凳爬到电视柜上,又爬下身子把小板凳拎到电视柜上,把小板凳放好,再踩着小板凳爬到电视机上面,——等我发现,丫头已经在电视机上坐着了。我惊慌尖叫着飞奔过去,把她抱下来,气急败坏的按在腿上,然后,在丫头屁股蛋上一顿乱掌。

从那以后,陆续发现我丫头嫣然一副假小子性格,这可让我愁了好一段时间呢。

 

我家丫头两岁多的时候,我把她带到单位去报销过出差费用。我在财务室边跟同事聊天边填写报销单据,没留神,丫头就跑出去了。

原来她顺着楼梯爬到了二楼。丫头在二楼挨个儿办公室转悠,居然就转悠到了单位领导办公室。那个时候,单位领导是洪雪峰,还没结婚,也特别喜欢小孩子。于是,看到我家丫头进去,就问:咦?你是谁家孩子啊?丫头看有人搭理她了,赶忙跑到跟前,很认真的回答:我是我妈的孩子。然后两手扒着办公桌沿,问:叔叔,你在干嘛?洪雪峰笑着回答:我在看文件啊。但是,丫头凑合跟办公桌一样高,看桌上的东西还得踮着脚尖。于是,她转身看看办公室,跑过去搬过来一张凳子,爬到凳子上,办公桌上的东西就能一览无余了。洪雪峰看着我家丫头的机灵样儿,也越发喜欢,便任由她扒在桌子上。洪雪峰低头在文件上签字的时候,我丫头居然发出惊奇的声音:哇!叔叔还会写字啊!洪雪峰不由的“哈哈哈”大笑起来,也没心思看文件了,索性和我丫头逗的玩了起来。

当我跑到二楼找到我丫头的时候,她已经在领导办公桌上四平八稳的坐着,跟领导玩的不亦乐乎了。

 

后来,丫头上学前班,是由我同学接送的。

委托给同学接送,是因为同学的儿子和我丫头同岁,又同班,略微方便些。但是,同学的儿子也生的小巧玲珑的,还一副樱桃小嘴哦,咋看咋像闺女。而我丫头,风风火火的,倒像小子了。俩孩子关系相处不错,但惹是生非往往都是我丫头出头露面。

有天,同学骑电动车把俩孩子送进学校,就回来了。但刚到家门口,学校老师就打来电话,让她赶紧去学校。同学不知何事,火急火燎的又赶到学校,到了老师办公室,看到俩孩子站在那里抹眼泪。

原来,班里一胖小子老是欺负同学的儿子,同学儿子弱小,不敢反抗,但又心里憋屈,就把委屈跟我丫头说了。我丫头那个时候就有很浓的江湖义气,同学把他俩送进学校后,他俩就开始谋划报仇之事。进了教室,看到那胖小子正在过道跟其他同学打闹,我丫头不动声色的走过去,猛的将那胖小子推一把,那胖小子就摔倒在地了。

同学在老师办公室大概知道了点儿情况,就斥问我丫头:同学又没欺负你,你干嘛打同学?岂料同学的儿子赶忙为我丫头辩解:她是给我报仇的。弄得老师和我同学都是哭笑不得的。

 

对于我丫头最难的,应该就是小学一年级时,要把她从额济纳旗转学到甘肃金塔上学了。

我知道,任何人到一个陌生环境,总要不适应,何况,丫头还面临着要跟父母分离。丫头在额济纳旗上了一年级的上半学期,就被评为少先队员了,戴红领巾是丫头第一次的荣耀。我一直等到她参加完戴红领巾的仪式,才给她正式转学的。但是,丫头也知道,她在那边的学校戴上红领巾,也就意味着要离开熟悉的同学,要离开家,要离开父母了。所以,戴红领巾的那天,丫头不单一点笑容没有,还愁苦的似乎随时可以哭出来。可是,由于我的工作原因,也由于额济纳旗的教育环境,我不得不给丫头规划她的将来。

丫头转学到了金塔,面对陌生的老师和同学,面对陌生的学校和街道,每天上学都凄楚楚的,唯有姥姥是她的救命稻草。于是,有一天姥姥将她送进学校,但是不一会儿老师就打来电话,让家长去学校。姥姥急慌慌跑到学校,原来是丫头肚子疼。于是,只得接回来,在家用热水袋捂着。不过,用热水袋捂了不大工夫,丫头似乎就恢复了元气,又说又跳的,姥姥就说再送她去上课。一听再去学校,丫头的肚子就又疼开了,那样情况大概持续了有一周时间。后来,姥姥找大夫咨询,大夫说,那是由于紧张引起的痉挛。

不过,我丫头适应能力算强的,在金塔难心了半个学期,就完全融合到金塔的氛围里了,甚至连说话,都是满口的金塔方言,我听的还蛮有些别扭呢。

 

转眼,丫头从“呱呱”落地到现在,竟然十八年了。

十八年来,虽然时刻牵挂着她,为她操心,也为她辛苦着,但丫头也给予我道不完的充实的生活和快乐,也让我为人母后体会到我父母的艰辛和不易,甚至,在抚养丫头的同时,我也在继续长大,成熟,直至老去。所以,不管丫头将来如何,她都是我这辈子的杰作。

我的丫头,十八岁快乐。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