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龙 女

生活 千姿百态

 
 
 

日志

 
 

(龙女)记忆里的敦煌之行  

2012-02-19 11:47:21|  分类: 我的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忆里的那次敦煌之行,不细细回想,差不多就要淹没在二十年的沙尘里了。那个时候,我们还是涉世不深风华正茂的读书郎。

二十年前,在酒泉上学的那会儿,总算摆脱父母监管,住宿到学校,却又被学校老师束缚,真是从一个笼里出来又跌进另个笼里。那时候,我们虽然年少,但青春期的叛逆,及茁壮成长的个性,都无时无刻地寻机要干些自认为长大了的事情。比如周末,让家住周边的同学带来锅具,几人合起来买些蔬菜和挂面,雄赳赳气昂昂的到北大桥下,用鹅卵石支起锅灶野炊。本想老师知道也会表扬我们自娱自乐地丰富周末生活,岂料,周一上课,却被谈话挨训写检查,说我们行为很危险,万一造成火灾怎么办?哦,这样严重后果我们还真没想过。自那以后,老师的规矩更多,限制更严,关键班里总有那么几个溜须拍马的间谍,所以老师对我们的一举一动总是了如指掌。有句话说,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虽然压迫一词有些严重,反抗一词也言过其实了,但形容一下当时叛逆的心态,还是很形象的。终于一次机会,能让我们大胆冒险,外出开开眼界了。

那次,是张丽芳的表哥到内地接新车,顺路到酒泉来看看张丽芳的。张丽芳的表哥来自新疆,返回时要经过玉门和敦煌。虽然玉门是远古河西走廊的一个重要关口,后来又成石油重地,但这些对我们来说无关紧要,我们的目的是敦煌莫高窟和月牙泉。那次行动是秘密的,联络的也是几个最可靠的同学,就像搞地下工作一样,即刺激又新鲜,还很严肃。那次机会赶的也好,我们三女两男一行五人,在周六放学后搭张丽芳表哥的车出发,计划在敦煌有半天时间就够,周日晚些时候就能赶回来。

从酒泉到敦煌的路程有四百多公里,但四百多公里在我们脑海里并没有具体距离概念,只知道很远,在车上睡了一觉又一觉,四周还是茫茫不着边际的荒芜戈壁,后来都有些乏味,甚至有些怀疑此行是不是真的好玩,搞不好老师要通知家长可就麻烦了。于是,在漫长的敦煌路上,百无聊赖的我们,最有兴趣的就是商量与老师的对策。总算熬到敦煌,记得已经是深夜,张丽芳表哥给我们登了房间。由于一路劳顿,真是困乏到极点,进了房间倒头就睡,根本没有安全意识。好在那个时候,人心不坏,敦煌的社会治安还是放心的。

第二天,天蒙蒙亮,我们就被男生叫起来。张丽芳表哥送我们到莫高窟去。那时候的莫高窟,30块钱的门票只能进五个洞,45块钱的门票能进八个洞。我们盘缠不是很多,所以就买30块钱的门票,省下15块钱还要吃饭,甚至还要计划返回的路费。进到洞里,有工作人员专门讲解,当时我们还不会欣赏那些壁画的绝妙之处,只是看壁画上飞天人物的造型和色彩,然后复古一样的联想一些故事情节。同时,一边听讲解员的讲解,一边努力要把那些讲解和课本上老师讲过的知识联系起来,可是,那样比较费脑子,所以能联系的就联系起来,不能联系的也就走马观花了。虽然有些浪费讲解员的精力,但总算实现了对敦煌莫高窟的向往,也是很值得的。洞里是不允许拍照的,我们就在莫高窟前面合了个影。

接下来就是直奔月牙泉。月牙泉位于敦煌西南方向的一处沙漠,其实也就是一处天然沙泉,在鸣沙山的环抱下,酷似一弯新月,故名月牙泉,距离莫高窟也不远。我们带着好奇心围绕月牙泉游走一圈,还是奇怪周边高大浩瀚的沙丘怎么就不能淹没这一弯沙泉,是什么原因让沙丘绕着沙泉移动,这样奇特景象,就我们当时的思维,无论如何也没想明白,于是,就把这样景象和莫高窟墙壁上飘飞的神仙联系起来,感觉这些问题一下就简单多了。复杂的问题用简单的方式解答以后,精神和心理上即轻松又舒畅,便追逐着拍照,或者去滑沙,或者翻过铁丝网,靠近月牙泉跟前去,看看月牙泉里有没有鱼……

但,张丽芳的表哥催促我们了。是啊,偷偷外出已经是很严重的事情,再不按时返回,无疑是让严重的事情更加严重,那样的话,老师和学校的惩罚估计不是我们想好的那些策略能应付的了的。于是,我们该考虑如何返回学校的问题了。张丽芳的表哥询问了敦煌人,那个时候,敦煌到酒泉好像几天才通一趟长途班车,这可是我们没有料到的,但那个敦煌人很热心,他告诉我们可以到柳园坐火车回到酒泉。哦,事情总是不会那么糟糕,只是这一路多亏了张丽芳的表哥,他又把我们继续捎带到一百八十公里外的柳园。但是,无论是盘缠还是路线,都大大超出了我们走出校门时的估计,起码柳园这一站是没在计划之内的。这下,按预计时间返回学校是不可能了,但盘缠就不得不动点脑子了。男生胆子大,他们买了两张硬座票,又买了三张站台票,这样我们就都能混到火车上去,还能每人买一瓶水。好在那是一趟夜间车次,乘务员没有查票,就浑水摸鱼的回到了酒泉。

回到酒泉已经是周一早晨,我们没人敢进教室去上课,反正难逃惩罚,索性在宿舍美美睡一觉,下午再以饱满的精神状态接受惩罚吧。那个周一的下午,我记得很清楚,我们五个人自觉的站在教室的最后面去听课,至于还有其他的惩罚,似乎就没什么印象了……

那次敦煌之行,虽然年少无知,但留给我的印象还是比较深的。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