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龙 女

生活 千姿百态

 
 
 

日志

 
 

(龙女)守  候  

2010-01-20 21:53:30|  分类: 我的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乌苏太奶奶有82岁高龄了。自睁眼看世界的那会开始,就一直住在塞汗淘来嘎查的一片水草并不丰美的牧场,在这中间也就被儿子用摩托载到旗里住过那么几天,但她实在不能忍受城市里的嘈杂声,于是,冲儿子儿媳妇发了几次无名大火,才又把她送回来。

乌苏太奶奶的家安置在位于西夏黑将军拼死战场的正西面。

乌苏太奶奶的家很简陋,不过就是一间里套外的土坯小平房,土坯小平房右手边搭着一顶老式蒙古包,里面红木条桌上供奉着成吉思汗像,蒙古包里四周的帷帐是儿媳妇巧手绣制出的祥云图案,要说这顶老式蒙古包都要比土坯小平房像样多了。土坯小平房左手边是个简易的狗窝,如今那条大黄狗就埋在土坯小平房前面的那片正被风沙掩埋的曾经茂盛如今干枯了的胡杨林里。然而就在前几年,政府施行禁牧策略,险些就把乌苏太奶奶的土坯小平房强行拆了。于是,乌苏太奶奶拄着一根磨的油黑发亮的胡杨木棒,让儿子用摩托把她载到嘎查,蹒跚的气喘吁吁的找到苏木达发誓:我不放羊,我不破坏草场,我就在那儿住住,不干政府不允许的坏事。苏木达看着乌苏太奶奶满脸被岁月刻画出的如树皮一样纵横交错的褶纹,看着黝黑深陷的充满期盼的闪着泪花花的眼窝,居然动了恻隐之心允许乌苏太奶奶继续在那里居住。乌苏太奶奶悬着的心安稳了下来,在佝偻着身躯拄着胡杨木棒临出门时,回头对苏木达说:小伙子,我耳不聋,我能听到那片胡杨在骂我们。苏木达看着乌苏太奶奶已走远了的蹒跚背影,镇镇的回味着老人的话,叹口气,继续忙自己的事去了。

乌苏太奶奶长久坚持住在这里,并不是为守候黑将军的战场,而是为守候那片埋着大黄狗的已干枯了胡杨林。乌苏太奶奶说,树死了,可树的灵魂在,看看吧,那一个个的怪模样就是在指责怒骂我们呢。有时候,乌苏太奶奶总是站在不远处望着张牙舞爪的枯树,看着枯树枝条的姿势,然后根据枯树的枝条姿势想象着:给我水!给我水!是啊,这片胡杨林是被渴死的,在乌苏太奶奶小的时候就听她的奶奶讲过,这片胡杨林是她家牧场的风水宝地,茂密的胡杨林边黑河水清澈的流过,羊群在河岸两边悠闲的饮水吃草,齐腰深的牧草足够她家羊群一冬天的口粮。那该是多好的牧场景象啊,可惜连乌苏太奶奶也没见过,只是从她的奶奶的讲述中给乌苏太奶奶脑海里留下了一辈子的美好印象。于是,乌苏太奶奶就总是抱着脑海里的美好印象张望不远处姿势狰狞怪异的干枯胡杨林,或者坐在绵延的沙丘上,就那么望着,就那么想着,就那么候着、、、、、、

黑河里近几年才陆续淌过水,但这已经不能让那些干枯了的胡杨树起死回生,乌苏太奶奶看到的依然是姿势狰狞的痛和树魂诡秘的责骂。

(龙女)守  候 - 龙女 - 龙 女又起沙尘暴了,乌苏太奶奶拉开蒙古包的小木门,一股风携着细沙就卷进蒙古包,把细沙毫不客气的洒落到毡毯的纹路里。乌苏太奶奶不讨厌沙子,讨厌的是这样不礼貌的进门方式。乌苏太奶奶的动作很缓慢,她得在风中先站稳,才能转身拉上小木门,挂好木门上的挂钩。乌苏太奶奶把身上宽大的蒙古袍子收揽紧凑些,就拄着胡杨木棒在风中朝正前方走去。狂乱的风蹂躏着乌苏太奶奶的满头银发,尽管长长的银发在脑后辫着两跟细辫子,但还是经不住风的强势,银发已经凌乱不堪了。乌苏太奶奶走了不多远,就能依稀看到沙尘暴中的那颗满腔愤怒的胡杨枯树了,于是,她停住脚步,身上的力气只用来抵抗风的催力。风推不动乌苏太奶奶,就狂暴的撕扯着乌苏太奶奶的袍子和头发。乌苏太奶奶似乎毫不在乎沙尘暴的粗野,她就那么站在沙尘暴中,看着沙尘暴中的那颗伸长枯枝向上天祈求什么的枯树,似乎在风中听到了枯树的笑声。乌苏太奶奶的心突然就激灵一动,是啊,那些枯树在笑!它们都在“呜呜咽咽”的“哈哈”大笑!它们一定是在说:活该!活该!于是,就在听到笑声的那一瞬间,乌苏太奶奶的心“嘶嘶”的扯开了口子,痛的她赶忙用手捂住了胸口,在风中大声的咳嗽起来。乌苏太奶奶那布满褶纹的脸上淌下两行苦涩的泪,风中的细沙马上占据在泪痕上,似乎乌苏太奶奶的脸上挂着的是两行沙泪。乌苏太奶奶全然不顾这些,而是凄凄的煽动着鼻翼:笑的对,这是对我们的惩罚,我们该受这样的惩罚,老天是公平的。

沙尘暴过后,乌苏太奶奶病了。儿子开着车把乌苏太奶奶送到医院里,乌苏太奶奶张开眼睛看了看狭窄的病房和病房里穿行的人们,就再没睁开过眼睛。乌苏太奶奶听到儿子在耳边开导着这次出院就不能再回牧场去了,心里更低沉的没了力气,心里一没了力气,这病就怎么也好不起来,这病好不起来,乌苏太奶奶就想着该是到死的时候了。然而,一天的中午,乌苏太奶奶的耳边听到了孙女火急火燎的声音:奶奶,我回来啦,我回来啦。乌苏太奶奶不用睁开眼睛也知道自己孙女的模样,细挑的身段,妖艳的装扮,戴着大耳环,抹着红指甲,穿着高跟鞋,走路一扭一扭的,电视里的妖精像啥她像啥、、、、、、,乌苏太奶奶曾对孙女的打扮生气的朝儿子摔过茶碗,不许孙女吃她炖的手抓肉。这次,她索性不睁开眼睛了,看一眼少活一天啊。但孙女不罢休的摇着奶奶:奶奶,告诉你个好消息,我承包了我们家的牧场,我要让我们家牧场重新长起一片活的胡杨林!你得到牧场给我做伴去!乌苏太奶奶的心里好像吹过一屡带着草味儿的清凉的暖风,“呼”地就亮了起来,她睁开眼睛看着孙女,孙女的脸庞黝黑黝黑的,穿着一件不知从哪里弄来的工作装,正看着奶奶“咯咯”地笑。乌苏太奶奶仔细的看了看孙女,是啊,孙丫头这样的装扮看着就顺眼,越看越亲,像个过日子的人了,于是,乌苏太奶奶笑了起来,笑的满脸的褶皱更加清晰更加稠密。

孙女的计划完全点亮了乌苏太奶奶的希望,病也就好的快。乌苏太奶奶出院后就真的和孙女一起回到了牧场。这回,乌苏太奶奶坐在沙丘上,心思不全在枯树上了,心里也没那么沉甸甸的了,而是总把干瘦的手遮挡在眼前,看着远处孙女植树的忙碌身影,似乎那里已经绿树成荫,水草丰茂,牛羊成群了、、、、、、

  评论这张
 
阅读(420)| 评论(10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