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龙 女

生活 千姿百态

 
 
 

日志

 
 

(龙女)一路荆棘(六)  

2008-07-26 08:58:33|  分类: 我的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但是,杨成辉从较晚回家到整夜不回家,再到几天不回家,这样的状况持续了近半年,这半年里,杨成辉几乎就没有再碰过李纹了。这让李纹实在有点受不了,仔细想想,他们自从认识到现在,还没有那么久的时间不在床上活动了。李纹每天的等待和忍耐已经让她失去了耐心,于是,有时候,即使他天亮回到家,也要主动搂住他,缠绵着他,能让他对她有点动作。但杨成辉总说忙啊忙,或者出差办事很累,或者心烦没兴趣,于是,她只能尽量压抑着自己的情欲。可是,她又是多么希望他能像以前那样多情而温柔的抱着她睡觉啊。直到有一天,她终于在床上不依不饶的跟他发了脾气,他却说出一个让她简直不能相信的事情来,他说,不和她睡觉是为她好,他已经染上了病,不想再害她,让她不要总这样逼他了。这样的事情犹如晴天霹雳,李纹根本没想过他整天不回家却是在外面找小姐了。李纹呆坐在床上,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该怎么样继续发脾气,更不知道今后又该怎么样了。她的心痛了,无助的悄悄哭泣着,流着泪,背对着他,一夜未眠,熬的身心俱累。

  ————————————————————

  李纹依然在河边抽噎,她想着最初的幸福,她想着自己需要那样的幸福应该是没错的,可是,错在哪儿呢?难道就是曾经做过小姐?一想到是因为自己曾经做过小姐而毁了自己一生的幸福,李纹就痛的心肺撕裂了。她哭泣着狠狠抓断身边的荆棘草叶,就连手被划破都没有感觉到疼痛,她痛的是当初为什么要听信朋友谗言而轻易的就去做了小姐。李纹看着晃荡着的蓝幽幽的水面,心有些抽搐了。李纹咬着自己的嘴唇,确信这样的结果就是自己曾做过小姐的报应。她开始恨他了,恨他用那些幸福来迷惑她,恨他把她当成了替代品,甚至恨自己不用头脑去分析那些幸福是否真的属于她。现在她才感觉到,那些幸福是属于天下所有小姐的。

  ————————————————————

  他和她挑清了事情以后,他就更是明目张胆的可以成年累月的不回家,甚至也不给她生活费,为了不要让儿子断了营养品,也为了不要让电业公司掐断了家里的电线和电话线,她不得不出去到餐馆里端盘子,尽管家里的开支很紧张,但她不愿跟他张口,就好象不愿意给他增加负担,好让他不要厌烦自己似的。甚至,她还在抱着最后的一线希望,认真的抚养着儿子,认真的操持着家务,想用自己的勤劳和对他坚守的心去感动他,想用自己默默的守侯去感化他,希望他能想起以前的恩爱,再来继续他们甜蜜的幸福,李纹为此忍耐着心里的痛楚,用自己的方式默默的做着最后的尝试。但是,杨成辉不能忍受她的守侯,自人们都知道他娶了个小姐做老婆,与他合作的那些承包商在酒足饭饱之后,总是“好心”的规劝他:小姐是用来解闷的,不是用来当老婆的,老兄,你真是失策了。这让杨成辉颜面尽失,认为是李纹对他的纠缠让他断送了以前那个干净的老婆,是李纹让他在众人面前抬不起头来,是李纹让别人对他都是嘲笑和藐视的眼神,因此,杨成辉对李纹也更加的暴跳如雷,口无遮拦,脏话连篇:你他妈的是干下什么的,你能不知道男人是什么样的?娶你这样的老婆我都丢尽了脸你知不知道?社会上的朋友都知道我杨成辉的老婆是个鸡!我他妈当初也不知道哪根筋抽住了!李纹对这样的结局犹如跌进了冰窖,心灰意冷的再也不能激起一点热度。但这最后的希望彻底破灭,却是杨成辉酗酒后死在了另一女人的家里。

  ————————————————————

  李纹还是咬着自己的嘴唇,眼里的泪重新聚集起来,成串的滑落到腮上,颗颗泪珠是那么晶莹剔透,是那么的清澈透明,是的,这是报应,自己把另一个女人伤心孤独的赶出这个家,而现在,也同样被孤独的抛弃在这里。也许,这蓝幽幽的河底就是自己最终的归宿,可是,被赶出去的那个女人的归宿会是怎么样的呢?她应该比自己好的多吧,起码,她不曾做过小姐,没有那种终身的污点,应该还是会有男人要她的。可是,自己除了走这条上天堂的路,还能怎么样继续活下去呢?做过小姐的污点已经把她终身的幸福判了死刑,他会记着她的污点,那么,其他的男人也同样会这样对待她,她终究还是没有活路的。于是,李纹的泪又决了堤,她哽咽的泣不成声,这回是为了自己悲哀的生活而流的,她伤心自己走错了路,她伤心自己在错误的路上遇到了错误的人,她的内心不能抑制住这样的绝望,只能用彻底大哭来发泄自己的悲切。

  ————————————————————

  杨成辉不单给李纹留下了以往美好温馨甜蜜的记忆,也给她留下了比林立留给她更痛的痛楚,更给她留下了三百多万的债务。她一直以为他在外面风光体面生意兴隆,谁知等他死后才知道,留给她的全部是贷款和赊欠。据说,他的生意并不亏损,而是现赚现挥霍,所赚得的钱并没有用来还贷,也没有去还赊欠别人的债务。

  这就是保证能给她幸福保证能对她死心塌地的男人。李纹流着泪,摇着头,苦笑着,人是不能完全看清另一个人的,只有时间才能看清楚一个人的本来面目。现在,已经有人在背后对她指指点点了,自己的男人死在别的女人家里,是对她莫大的侮辱,纵然她曾是个小姐,但她也仍然认为这件事对她是莫大的侮辱。可是,她又能怎么样呢?别人都会说,这是对第三者最好的惩罚,自己曾经的幸福也是建立在另一个女人伤心的基础上的啊。况且,他留下的那些债务,让她拿什么去给人家还啊,那可是三百万,不是三万也不是三十万啊。于是,今天有人在议论,明天有人在议论,后天还会有人议论,这种大山压顶抬不起头不能挺胸舒畅过日子的日子,她实在是不能想象了,于是,她把思绪从头到尾捋了一遍以后,还是觉得只有结束是最好的办法。

  于是,她看看幽幽的河水,河水也许不够深,还没等淹死再被人救起,岂不是更大的笑话?她便从包里拿出水果刀,向周围看了看,她要找一个不被人发现的地方去,然后恨下心来割破手腕,这样,她的痛苦,她的悲哀,她的污点,甚至是曾经的幸福,就统统随着鲜红的血液离开她的身体,不用再受折磨了,或者真能够有机会投胎转世再获新生,那么她一定要好好的从头来过。

  李纹从河边站起身来,向更远处的一片树林走去,河堤上长满了野草,间或也有稍微高大点的荆棘灌木。李纹不在乎灌木拉扯她的衣裤,只有感受着微微的风拂着她的面庞,是那么的柔和那么的舒服。她享受着这最后的惬意,甚至用双手擦拭着脸上的泪痕,她不想再难过和流泪了,她想快快乐乐的生活,就必须要死去,然后再重新来过。有了这样坚定的信念,她更觉得死才是挽救她最好的方式,也更觉得死一点也不可怕,而是新生的希望。于是,她的手里捏着光滑坚硬的水果刀,满怀信心的向那片树林走去。

  然而,包里的手机响起来,李纹看看号码,一个很陌生的号,于是,接了。电话里一个男人的声音:我们受理了六起关于你们的债务起诉,后天开庭,你是债务继承人,请务必按时到庭。李纹楞住了,甚至楞了好大的工夫,不知道要回答什么。电话里催促起来:喂,你听到没有?李纹慌乱的回答:哦,知道了。

  挂了电话,李纹继续楞在河堤上,风也继续吹拂着她的面庞,她的心又沉重的泛起了悲痛,甚至她的腿灌了铅一般的僵硬,不能再向前迈步了。李纹使足了劲坚持站立着,可是,这样的坚持好累啊,当她坚持到两腿不由自主的打颤的时候,她索性任由身体瘫软的坐到河堤上,压抑的眼泪再度决堤。李纹嚎啕着,心肺疼痛的恨不能赶快摘了去,只留一个空空的躯壳或许就没有这样的难受了。她的哀嚎还是不能发泄心中的憋闷和怨恨,她也不知道怎样哭才能让自己轻松解恨一些,她把水果刀狠狠的扔进河里,满把抓着河堤上的土挥洒着,狂乱的揪着草,长长的伤心着,悲切的抽噎哭泣着。

  一直到哭累了,甚至似乎连哭都不是一件能痛快发泄的事情了,也或者没有力气再发出声音了,眼泪也枯竭了,她还是就那么坐着,但脑子里却清醒起来,似乎有了能偿还一部分债务的规划了,他不是还有厂子里的设备吗?那些应该能顶一部分债务,还有把房子卖了,也应该能顶一点吧。那些都是他的财产,当然得用来偿还他欠下的债了,即便顶不完,也会所剩不多,再想办法慢慢去挣,慢慢的去还,总会有还清的一天吧,别人也不会就要逼死她,把她逼死了,谁给他们还债?后天要开庭,自己的男人是个不守信用的人,可自己不能再不守信用了啊,即使做过小姐,可李纹也想做个守信用的人,想做能被别人看得起的人。

  想到这里,李纹倒不觉得这日子有那么难了,而风依然拂着她的面庞,那么的柔和那么的舒服,她觉得,这样的感觉死了以后是体验不到的。于是,她用手支撑着地面,慢慢的站起来,心里一边想着开庭这件事是不是应该找个人咨询一下,一边向着来时的方向缓缓的走去、、、、、、。

 

  (结束)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