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龙 女

生活 千姿百态

 
 
 

日志

 
 

(龙女)一路荆棘(一)  

2008-07-20 21:57:52|  分类: 我的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纹顺着城区的河沿一路走着,她甚至不知道这样走下去的目的地在哪儿,唯一的心思就是赶快结束这些痛苦,因为她的忍耐和承受能力已达到了极限。

  李纹自躲开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来到这河边,她的眼泪就放任肆意的流淌,也不用擦拭,想怎么流就怎么流,想流多少就流多少,能肆无忌惮的痛快的哭也是一件很爽快的事。在她的意识里,结束之前能爽快一回也是对活过这一遭的安慰。

  李纹从家里出来,打算好的就是来离城区稍远点儿的河边,打算好的就是一路理理自己的思绪,然后,看看这些思绪里还有没有值得留恋的事情,但李纹自己估计应该是没有了,那么就快点彻底结束,然后,就不用再去面对明天的时光和别人的议论,然后,也就不用这样难过痛心而沉重的活着了。因为活着就会有很多她所承受不起的精神负担和物质负担,她几乎没有勇气和信心去面对这些负担,也许逃避就是最简单的办法。所以,她在包里特意带着一把精致的水果刀。

  离城区比较远的环城河,是一条还没有被完全规划好的保持着些许原始模样的河道,土河堤上只有一条被闲人踩踏出的小路,四处都是野草和低矮的荆棘灌木,河里流淌着并不湍急的弱水,水面上波光粼粼,漂浮着草叶和枯枝,偶尔也飘过一些城市里的生活垃圾。但这里毕竟远离了城市的喧嚣和杂乱,显得那么的清净和安详。于是,李纹能够安静的站在河堤小路上,满脸湿漉漉的泪水,失神的看着河里映着阳光闪闪如鱼鳞的水面,心境有些沉着缓慢的回想着自己已经走过了的路。

  李纹的那个叫林立的初恋男友,对于她来说是刻骨铭心的。对于女人来说,也许情窦初开的初恋大多都是美好的记忆,所以,李纹也不例外。她想着自己的悲剧就是结婚以前的那段刻骨铭心的初恋造成的,于是,八年前的初恋已经很久都没有这么清晰的浮现在脑海里,甚至就像过电影一样晃晃悠悠的荡漾在了眼前的河水里。

——————————————————————————

  李纹的家境并不怎么宽裕,再加上为了父母超生的弟弟能继续学业,将来有可能出人投地,她甚至连高中都不让上就辍学了。而邻居家的林立则是人家家的重点培养对象,不但顺利的上了高中,他的家人还通过关系让林立进了另一城市里的一所比较好的重点高中。这点让李纹的心里既高兴又失落。高兴的是,她也希望林立能继续上学,一直能上到大学就更好,而失落的却是,她再也不能和林立一起搭伴上学一起搭伴放学回家了,甚至也许会有别的女生再和他一起搭伴呢?李纹和林立虽然从小一块儿长大,但也就在上小学时拉过手玩过很多开心的游戏,自从上了中学,懵懂羞涩的青春期让他们保持着很渴望又很为难的状态,而两个少男少女却还是喜欢这样的感觉,时不时的传个纸条,约好周末到树林里掏鸟蛋。但辍学以后,那样的快乐几乎是不可能了,于是,她有点怨恨父母的偏心眼,也怨恨超生出来的弟弟,甚至和父母大吵了一架。但是,父母不给出学费,她还是只有辍学了。

  辍学的李纹赌气离开家,到另外的城市去打工。然而,能把丫头养大,能自己独立的养活自己,也是李纹的父母所希望的,所以,并没有阻拦李纹去另一个城市里闯荡,就这样,她没有多少牵绊的就离开了家乡。

  在灯红酒绿的大城市里,李纹没有亲朋好友的帮忙和关怀,她毛遂自荐的做过家政服务,帮人家看过孩子,给人家贴过小广告,也去给林业局栽过树苗,甚至送过一段时间的牛奶。但大多都不能长久的做下去,有一天没一天的,手头上的那几个可怜钱也是计划了又计划,从不敢大方的花一次。惟独一次比较欣慰的收入,就是过年时帮人家做家务,一栋小别墅里擦洗从上到下的玻璃和墙壁,还有旮旯拐角,还有门里门外,李纹辛苦的忙碌了两天才算干完,当然包括男主人和女主人满头大汗的勤劳。那次,女主家付给她一千五百块,还笑着说,累坏了吧,你做这些真是糟蹋自己了。李纹并没有在意女主家说的话,而是完全兴奋在手里比较有厚度的票子上。那个春节里,李纹终于在熟食店里为自己买了一斤油汪汪的色泽鲜亮的猪蹄子。

  再后来,经一位同乡介绍,到一家不大的饭店里当了服务员。

  李纹正值青春发育的最高峰,那凸凹有致的身段不肥不瘦,脸蛋白皙端正,尤其是那对弯曲而高挑的眉毛,更增添了几份活泼和妩媚的韵味,可以说是恰到好处的天生丽质。但这青春的美貌对于李纹来说,不是件好事。老板总是在她收拾包间的时候,动作敏捷的关上门,把她挤到墙角,摸了上面摸下面,还狗熊一样的喘着粗气,她甚至委屈的胆怯的强忍着不敢叫,每到这样的时刻就让李纹心生恐惧。甚至连厨房里肉头肉脑的浑身一股油烟味的大厨,也要逮机会触触她的胸。再让其他的女服务员用异样的眼光瞄着她,让她浑身都长了刺。

  李纹在那里干了不到半年,她每天的日子就已经是惴惴不安,很不快乐了。但她又是那么希望长久的做这份固定的工作,因为,这家饭店是给服务员提供吃和住的,李纹实在不愿意再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漂流下去了。何况,饭店里的薪水也相对稳定,她还能时不时的给父母寄些钱回去,好让家里的父母也能很和蔼很客气的和她说话,甚至连一贯对她不屑一顾的弟弟也能亲昵的多喊她几声姐姐了。这样温馨的感觉多好啊,但却是需要用钱来维持的,所以,她喜欢钱。可是,为了钱,总这样继续干下去,她又担心自己迟早被色眯眯的老板脱掉衣服,那可就划不来了。于是,她决定干满第五个月,领了薪水就走人,再重新找个事干。

  事情却也很凑巧,就在第五个月里,偏偏在超市里碰到了林立。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