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龙 女

生活 千姿百态

 
 
 

日志

 
 

(龙女)乌拉  

2008-06-29 20:33:49|  分类: 我的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天,嘎查的小干事苏和开着他的破吉谱,在牧场上到处串。

  苏和每到一处蒙古包跟前,都要来一个急刹车,让那磨损的已经没有花纹的破轮子,在草地上留下两道深深的印记。到乌拉家跟前也是一样,这让乌拉有点心疼被车轮子搓揉起来的草皮了。

  苏和是在夏季草场上挨家挨户通知牧民到嘎查开会的。

  于是,今天,乌拉一早就把自己的摩托车擦洗一新。牧民的开会也是一次大的聚会,长达半年不见的老哥们也能在这个时候见见面,议论议论今年草场的长势,说说今年的皮毛价格,或者谁家的骆驼长期待在谁家的草场,有很多高兴的事,也有很多可笑的事,人活一辈子,哪里没有故事发生的?到头来,好象嘎查组织的文件学习,倒成了大家聚会拉家常的借口了。于是,今天的乌拉,也是以这样的心理兴致勃勃的在擦洗着自己老摩托,甚至想着学习完文件,还可以和巴特儿老牧等一帮老家伙们喝顿酒呢。

  乌拉换了一身比较新的衣服,就骑着摩托上路了。他的这辆摩托可是乌拉的贴心坐骑,近十年里,在牧场上都是骑着它在赶羊群,也是骑着它找不归家的骆驼,当然也是骑着它在闲来无事时串着喝喝酒。很皮实的家伙,以前的东西质量就是不赖。乌拉在牧场的车辙道上飞驰,不时把目光扫到两旁的草地上,唉,今年的雨水少,草叶绿的也不透彻,还稍微泛着枯黄,这可不是个好兆头啊。但,草原上的风还是很清凉的,掺杂着草味儿,掺杂着土味儿,掺杂着羊粪味儿,总之,这杂七杂八混合了的味道,就是牧民祖祖辈辈习惯了的味道,只要闻到这味儿,心里就塌实,这样的气味这样的环境就是游牧民族天然的家。

  等乌拉到了嘎查的会议室里,已经坐着很多人了,但人们的表情却不是往日里见面时的开朗和火热,这让乌拉有点纳闷。他看见了老牧,就凑过去挤坐在老牧的旁边:“嗨,老东西,你家驼毛收拾完没?”老牧的声音低低的:“你是不是还不知道?我们都要被赶出牧场啦!看你还在做梦呢。”乌拉在会议室压抑的气氛里,忽然意识到这次嘎查组织开会的目的对于他们来说很严重,于是,他拉拉老牧的衣袖,老牧却“嘘”了一声:“悄悄听,看看文件里怎么说。”

  嘎查的苏木达和书记都坐在台子上,那天的小干事苏和也在台子的一角坐着,表情很严肃,乌拉不屑的撇一下嘴角:哼,和领导坐一起就又要装干部模样了,乳臭未干的毛小子!

  但接下来的文件精神却让乌拉顾不上去揣摩别人的表情,而是惊鄂的张着嘴,心里起了风浪了。

  这次的文件精神可是非同小可,所有牧场都要禁牧,牧民们都要迁出所在草场,到城里政府统一建设的移民新村里去生活,一户给一套房子,带有小院,小院里有羊舍,最多只能圈养五十只羊,然后,每月人均六百块的生活补助。

  这个政策一下子要改变很多人的生活方式了,年轻的都在叫好,而像乌拉这样上了岁数的老牧民们,却只有张着嘴的份了。不让放牧了,每月领六百块钱,然后就是游手好闲?那怎么可以啊,牧民没有草场算什么牧民?牧民不放牧算什么牧民?世道要改了吗?改了世道让牧民可怎么办啊!于是,会议室里如爆炸般的一片哗然。

  静一静,大家静一静。年轻的苏木达从椅子上站起来,举着两手挥舞着,这是新上任的苏木达,听说还是大学生。于是,大家静了下来,听着年轻苏木达讲话。各位,我知道一下子让大家搬出祖祖辈辈赖以生存的草场是很难接受的,但是,国家也在考虑牧民的利益,国家对我们大家都有很好的安排。目前的环境和气候,想必大家都清楚,远的不比,就说近二十年,我们的草场沙化这么严重,如果不去限制不去保护的话,在不久的将来,我们会连一根草都看不到了,到处是沙漠,还谈何再去放牧?是不是这个道理呀?我们要把眼光放长远一些,我们放弃牧场是为了让我们的牧场长久的保留下来,要让我们的子孙后代还能看到草原的模样,我们不能只为了自己,把美丽的青青草原毁在我们的手里、、、、、、。

  会议结束后,没有人再愿意聚在一起喝酒聊天,都是心事重重的各自骑着摩托返回了。乌拉骑着摩托走在来时的车辙路上,速度很慢,想着心事。以后不能放牧了,该要干什么好呢?放了一辈子牧,除了喝酒练成了长项,其他还真什么都不会啊。说起来,国家禁牧的政策是好的,那年轻的苏木达说的很有道理,不得不服,那样,我们的草原就能保住,就不会继续沙化,也就没有频繁的沙尘暴了。但为了改善这一恶劣的气候环境,却要牧民付出迁移的代价,唉,我的牧场啊,我多么舍不得啊。乌拉很赞同禁牧的政策,但在心里就是接受不了离开草原的现实,更何况,怎么做通老母亲的思想让她也同意搬迁呢?乌拉的头有点疼。

  回到自己的牧场以后,远远的就听到蒙古包里传来笑声。当乌拉的摩托到了跟前,从蒙古包里出来迎接他的是儿子。儿子帮他支起摩托,问:“开会去了?该能接受了吧?”乌拉阴着脸没说话,弯腰进了蒙古包,老母亲给他倒了碗奶茶。儿子跟在后面说:“爸爸,这是好事,你们应该想开点儿,不放牧一样有吃有喝,多好的事啊。”乌拉瞪着儿子:“你们年轻人喜欢游手好闲,我们可不喜欢!不让放羊干什么去呀?就是吃了睡睡了吃?那样的日子叫我们怎么过啊!”儿子继续开导:“旗里的新村家家都带羊圈的,还可以允许养几只的嘛。”乌拉更是大大的生气:“养几只?我的儿子,你一年吃掉我的几只羊你不知道?咱家现在有一千多只羊啊,那里才能养几只,其他的叫哪里去?”儿子拍拍乌拉的腿说:“爸,其他只有处理了,没有羊我们就得换一种方式生活,反正不让放牧是事实了,你还能拗过政府?”乌拉一下子不言语了,是啊,迁移是铁定的事实,以后可怎么过才是现在要考虑的。

  乌拉有点犹豫的看着老母亲,老母亲撇着没牙的嘴说:“政府让搬就搬吧,继续放牧,以后连草原都看不到啦,唉,这也是该遭报应的事啊。”乌拉有点奇怪,怎么老母亲比他还开通?儿子却在一旁挤眉弄眼的讨好起奶奶来了。

  晚上,乌拉拎一条毡子,到蒙古包外不远处的草地上铺开来,睡在上面。幽暗的夜空繁星闪烁,草地上蒸腾着白天阳光炙烤过的微微热浪,搀杂着着草味儿,掺杂着土味儿,掺杂着羊粪味儿,多么熟悉的味道啊,闻了一辈子的味道却不能再长久的闻下去了,多可惜多痛心。于是,乌拉就睡在露天的草地上,想着从年轻时和父亲学骑马,想着在草原上举办过的婚礼,想着生下儿子又教他骑马,本来还要想着在草地上再教孙子骑马,就算不骑马,也要教他骑骆驼,至少也要在草原上让孙子骑摩托的,但这估计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了。于是,乌拉在渐渐凉下来的晚风里想了很多,一直想到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做起了梦,梦里,乌拉骑着摩托,在齐腰深的草丛里赶着羊群,好象还听到老婆在蒙古包前呼唤着他,该回家吃饭了、、、、、、。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